当前位置: 主页 > S元生活 >《再见了,拉札老师》:这堂课我们谈谈失去 >

《再见了,拉札老师》:这堂课我们谈谈失去

我一直觉得,加拿大电影始终有种冲突美,电影里的人多半表现疏离,却阻止不了内在对爱、思念等人性的渴望。在看加拿大电影时,我常常有种「你们看起来感情没那幺好啊」的感觉,但事实上角色内心正水深火热着。现在一想,也许这和我们自己的情况很像?当我们没能学会精确地、自在地表现情感时,旁人也会自然忽略你的痛楚,甚至,连自己也未能察觉。

《再见了,拉札老师》讲述蒙特娄一位小学教师在校内自杀后,校方依法安排几次集体心理辅导,匆促地聘用了来自异国的拉札,从此展开新老师和学生共同面对死亡的磨合过程。一如大部分大人,校内的师长们面对突如其来的事件显得手足无措,一来大家都不知道自杀确切的原因;二来眼前还得继续带领孩子们。在不确定孩子能够理解多少、自己也不晓得该怎幺讨论的情况下,自然而然决定就此缄默,希望事情无声无息地过去。

随着剧情进展,观众慢慢意会到这位陌生老师对教学并不熟悉,他的私生活似乎也面临某种失去,在避而不谈的过程中,学生艰难地消化着死亡,老师也艰难地适应着异地文化。孩子的直率终究启发了拉札,当他深夜里独自悲伤时,也了解面对痛苦与困窘的必要。于是他向其他老师学习更好的教学技巧,向孩子学习坦率地讨论失去,甚至想带领他们重新检视死亡这件事的过程和意义。比起将悲伤交给专业人士处理,或许在生活中自在地谈论它,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自癒方法,而我们都不应该轻易放弃这个权利。

最终拉札因为个人因素必须离去。即便遭受校方制止,他仍然选择好好结束这起集体性的悲伤,包括他自己的问题。他以孩子们喜爱的寓言与文学,教导他们生命的重量,以及我们永远都有能力在灾变后面对自己、面对逝者(或者任何形式的「失去」),过好每一个明天,只要我们準备好接纳这件事。

《再见了,拉札老师》:这堂课我们谈谈失去

《再见了,拉札老师》片中描述来自阿尔及利亚的拉札老师应徵代课老师。这所学校才经历了老师自杀事件,面对心中阴郁的小朋友们,他渐渐地打开了学生们的心,同时也终于能够面对自己的创伤。

拉札这个人,很有一种老式的硬汉风味,他很像上一代的父执辈,生处于更压抑与更强调坚毅的环境。面对挫折,他们多半默不作声地消化,表面上看似平静无波,实际上艰困地面对政治迫害、经济无援、痛失亲人的苦楚,还要维持敦厚有礼、节奏正常的生活。安排这样的人来讨论死亡,是一种极大的对比,按理他应该更不善于处理感情问题,当他第一次在课堂里意识到学生想着自杀的老师时,也确实显得不自在,甚至跑去找校长要求换教室。然而到了电影尾声,却是他主动想在大人圈里揭露这个疮疤。无论生理或心理,往往都需要清疮才能重生,而他代替了所有不曾好好处理内伤的大人们,演绎一个成长与改变的过程,这真理却是小朋友们教他的。

最近的台大泼酸事件、世新砍人事件,许多人主动分享感情纠纷或受到骚扰的经验。这些经验一方面反应社会情感教育的缺乏,以致许多人不晓得如何用正确的方式表态;一方面也突显不少人没有处理失落的能力。我同时也忧虑,当网路改变了我们的社交模式,第三方的情感连结和支援更为薄弱时,未来是否会有更多情绪障碍类重大事件发生?

几年前,曾有一位朋友来电,告诉我她流产了,心里很闷,虽然事情处理完了,但同时面对失去骨肉和感情的挫折。我当天骑了一小时的车,带着小礼物去找她,只为了好好陪她聊聊。今昔相对,我们已经很少和朋友通电话了,类似事件,当事人的表现可能不再是拨电话求援,而是在网路上PO些意味不明的悲伤话语,或者贴个小孩物品的照片。底下留言「拍拍」两字解决。熟一点的朋友私讯询问个几句,却不会找上门,更甚者,当悲伤超过一星期,就没人想再留言安慰,那幺这种失落后伴随的孤单,又该何去何从呢?

伊丽莎白.库伯勒-罗斯(Elisabeth Kübler-Ross)在《论死亡与临终》(On Death and Dying)提到悲伤有五个阶段:否认(denial)、愤怒(anger)、讨价还价(bargaining)、沮丧(depression)、接受(acceptance)。但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忙碌的大人经常没有走完这个过程,往往在否认、愤怒之后,强制自己遗忘。拜大人们总有做不完的事所赐,这种方案往往看似有效(实则压抑),以致于当大人面对小孩的失落时,也经常用转移注意力的方式去避免冲突。

《再见了,拉札老师》:这堂课我们谈谈失去
加拿大导演菲利普.法拉多所执导的《再见了,拉札老师》除了探讨生命教育的议题,也透过拉札老师一角,将故事延伸至国际局势、移民、种族议题。本片获奖众多,也入围了2012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久而久之,孩子们也成为这样的大人,没办法聚焦于问题,也无法面对自己,如此代代相传下去。直到创痛再次浮出,或者直接成为我们性格的一部分,而逃避或愤怒成为我们的惯性。所以你会看到打死不肯认错的人、用愤怒排除/压抑异己的人、异常执着的人,这些情绪暴力的背后都存在着一个手足无措的小孩,只会用强制手段让别人闭嘴与听话,以免勾起自己的焦虑,但同时也阻碍正常的情感交流,甚至造成许多家庭内的困境。

人生中必然有许多失落,有时候重大得令人倒地不起。也许是痛失至亲,或者是梦想破灭。昨天我才看了另一部电影叫《深夜加油站遇见苏格拉底》(Peaceful Warrior),言及一位意气风发的年轻运动员遇上交通事故后,如何重新看待自己和梦想,并讨论何谓人生真正的「快乐」。我们随时都有可能面临骤变,被命运严苛地考验着目前的价值观,必须调校自己的方位。你有可能发现一直以来追求的东西不值一哂,也可能突然惊觉自己并不坚强。能不能顺利度过这种过程,还是就此一蹶不振,就该从培养我们正视、讨论日常失落的关键能力开始。

现代父母经常深怕没能给孩子最好的教育,输在起跑点。但是比起学习各种才艺、上最好的学校、拿最多的资源,或许更重要的是培养他们足够处理内在困境的智慧。这种智慧必须花时间陪伴,更多时候是大人得一起成长。孩子总是看着父母的背影、複製着上一代的思想长大,然后再拿它来面对自己的人生、被社会磨砺、感受各种价值观的冲击和背叛,感觉辛苦地生存。未经辩证的观点,经常在人生中不堪一击,造成认知落差并伴随痛苦,因此我们需要尽可能地正视这些冲击下的情绪,这是一切成长的代价。

如果可以,希望我们都能给自我更多的时间培养接受与活在当下的勇气。那幺很多时候,人和人之间的隔阂以及失落感,是可以被化解的。这种余裕其实和讲究竞争与快速的主流价值有所扞格,可是一旦愿意投入,最终你会发现它是人生最美好的礼物。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官网开户|分享最有效信息|生活百科常识|网站地图 申博网投代理 188申博直属现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