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D素生活 >你的独立是他的筹码 >

你的独立是他的筹码

你的独立是他的筹码

根据「一国两制」安排,中国政府答应香港享有「高度自治」。但是,许多香港人认为中国政府经常干预特区政治事务。一个主要忧虑是香港的法律和政治自主权,而在2002年划上句号的居港权争议,就凸显了这方面的担忧。《基本法》订明,香港中国居民的子女,只要出生时父或母是香港永久居民,他们就拥有香港永久居留权。但新的立法会在1997年通过条例,对证明居港权的程序加以限制,这触发了法律诉讼。1999年终审法院裁定挑战政府一方得直,特区政府就警告,法庭裁决会使一百六十万可能来港的大陆移民获得居港权,香港资源将难以承受(政府声称,为这些新移民提供房屋和教育的开支将高达七千一百亿港元)。特区政府把案件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引发香港法律界哗然。终审法院全体五名常任法官考虑辞职。李柱铭指摘政府「断送」香港高度自治。在6月30日特区成立三周年前夕,六百名律师身穿黑衣沉默游行反对释法。


拥有《基本法》解释权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与特区政府站在同一阵线。超过五百名居港权申请人认为,全国人大的解释剥夺了终审法院裁决赋予他们的权益,因而引发代表这逾五百人提出的大规模法律挑战,批评者指摘特区政府玩弄数字,夸大对于房屋、就业和公共卫生的压力,製造恐慌并挑拨公众反对移民的情绪。但亲北京报章指终审法院犯错,支持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民建联主席曾钰成(自2008年起担任立法会主席)认为特区政府应寻找「更好的方法」,以阻止一百六十万可能来港的移民涌入。此外,在人大常委会释法后进行的民意调查虽然显示市民对政府信心下跌,但同时显示逾百分之八十的受访者(令他们更为担心的,是愈来愈多大陆移民来到香港)不满终审法院的裁决,百分之六十五的人支持政府限制移民涌入的做法。在绝大多数人眼中,顾全整体社会的福祉似乎比维护法律更重要。终审法院在2002年1月接纳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的最终解释权,推翻之前的决定,裁定为争取居港权兴讼的人败诉。


另外一宗案件似乎也是对香港法律自主的考验。在2001年7月,特区政府容许被中国拘留五个月的香港城市大学美籍华裔教授李少民回香港。李少民被中国起诉危害中国国家安全和为台湾做间谍,虽然他坚称自己只是从事研究,但经秘密审讯后他被定罪,其后被中国驱逐出境。许多观察家认为李少民案的发生,是中国出于政治原因打压与美国有联繫的学者,尤其是因为美国一名华裔学者在类似情况下被拘留。李少民之父是中共领导人胡耀邦的智囊,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因同情学生被监禁。虽然香港入境处处长否认准许李少民入境前曾徵询北京意见,但特区政府容许李少民回港显然是得到北京首肯。美国总统乔治布殊(George W. Bush)和美国国会领袖都敦促中国政府释放李少民,而国务卿鲍威尔(Colin Powell)才刚访问北京。正如李柱铭说:「无论是谁作出决定,此人知道此事对香港十分重要,全世界都在关注。」虽然此事件看似是香港特区享有司法自主的证明,但有些批评者认为它是北京(乃至香港)肆无忌惮把法律判决用作政治筹码的另一事例。


在批评者眼中,2002年的居港权判决清楚证明了香港根据「一国两制」所得到的自治权是何等脆弱。这种恐惧在2003年底似乎得到证实,当时国家主席胡锦涛告诫董建华,如不事先谘询北京,不能推行选举改革。儘管北京政府曾承诺给予香港「高度自治」,但这时已经採取措施限制香港的民主发展。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决定,香港若要修改选举法例,须先得到北京同意,香港行政长官不能未得人大常委会批准就推行任何修改现行选举安排的法案,立法会也不能立法改革选举。香港反对党派指摘这决定违反「一国两制」,4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布,行政长官或立法会直选违反《基本法》,这等于否决2007年全民直选行政长官和2008年立法会所有议席由普选产生的可能性。2004年春天进行的调查显示,市民对于港府处理与北京中央政府关係的手法十分不满,怨气达到1997年回归以来的最高点。


另一个令人忧虑的是香港言论自由的前景。迄今为止,香港继续享有相当广泛的言论自由。在1999年3月,上诉法庭推翻早前两名人士因侮辱中国国旗和香港特区区旗被判有罪的裁决。法院指出,两人被判罪牴触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保障的言论自由,而根据《基本法》香港继续享有此公约保障的自由。虽然终审法院在1999年12月又推翻上诉法庭的决定,维持两人有罪的判决,但香港人批评中国政府仍相当自由。在,示威者抗议国家主席江泽民来港访问,特区警察的应对方法只是播放古典音乐盖过示威者的声音。,国家副主席胡锦涛主持香港回归祖国纪念碑揭幕仪式,致辞时遭六十多名民主派人士高喊「李鹏下台」和「民主中国」口号打断。每年天安门事件周年纪念,过万名市民包括许多内地人,都会举行和平示威和烛光晚会。


虽然《基本法》保障新闻自由,但在香港回归前的一段时期,中国政府就已显示它对何谓新闻自由有自己一套看法。在1996年5月,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鲁平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说,「绝不」容许鼓吹「两个中国」或香港、台湾独立的新闻报道。同年10月,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钱其琛承诺,香港传媒会享有完全自由,也可以提出「批评」,但告诫传媒不能散播「谣言或谎言」,也不应对中国领导人作人身攻击。这些和更早之前提出的警告,似乎营造一种自我审查的气氛。在1994年1月,英国广播公司製作的一部关于毛泽东的记录片被中国政府指斥为偏颇,本地电视台无线电视遂决定不予播放。1996年香港中文大学新闻和传播学系一项调查显示,许多新闻工作者不愿意批评中国政府。香港记者协会在1997年预计,对香港言论自由斲丧最大的,可能是新闻界自我审查,而非直接政府干预。


不过,香港享有的新闻自由,仍然比大多数亚洲国家为大,若与中国大陆相比肯定更是大得多。在1998年春天于北京举行全国政协分组会议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港区委员徐四民批评公营的香港电台,指它播放批评中国和香港政府的节目。不过,江泽民曾告诫香港的全国人大代表不要干涉港府事务。此外,董建华说新闻自由很重要,却认为对于特区政府应该作正面报道,但是,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坚说香港电台应享有编辑自主,而且这属于本地事务。秦家骢在1999年说:「在九七前,大部分西方和本地传媒仍然以1989年天安门事件发生时的眼光去看中国,所以均提出悲观黯淡的预言,但这些预言并没成真,香港新闻自由继续发达。」


问题是没有人能肯定这种新闻自由能维持多久,或者範围能有多大。在1999年8月,徐四民和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王如登抨击香港电台,指它容许台湾驻港代表在电台发表鼓吹中国和台湾是两个国家的言论。亲中政党民建联的两名领袖批评香港电台违反《基本法》明定的一个中国政策。其后副总理钱其琛说,鼓吹台湾和中国是国与国关係牴触一个中国原则。在2000年10月,香港记者向国家主席江泽民提问是否支持董建华在2002年连任的问题,遭到江泽民斥责。主张台湾独立的民主进步党提名的陈水扁在2000年春天当选台湾总统后,中联办副主任王凤超警告香港传媒不要报道台独活动。虽然中国当局没有明言新闻机构若违反禁令将如何处置,但香港传媒明显出现自我审查的趋势(并非所有传媒专业人员都那幺关心新闻自由的。1996年左派报章记者就成立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抗衡带头捍卫新闻自由的香港记者协会)。


中国政府与特区政府很关注香港内部的煽动叛乱和颠覆活动,这是特别敏感的问题。北京一直强调香港不能成为颠覆中国的基地,在2001年初,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宣布政府会「密切注视」法轮功。法轮功是结合佛教静坐与中国传统气功的半宗教组织,自1999年起被中国大陆列为「邪教」取缔。但在香港,法轮功是根据社团条例注册的合法组织,成员经常举行和平示威,抗议中国大陆打压。在2001年期间,董建华对于法轮功的称呼从「或多或少」是「邪教」,改为「毫无疑问」是「邪教」。行政会议成员方黄吉雯促请政府通过禁止煽动叛乱法,以监察法轮功。2001年5月,特区政府正式宣布有意制定反邪教法,针对目标是法轮功。这项宣布在本地传媒引起争议。在6月底,政务司司长曾荫权(他刚接替陈方安生)突然撤回反邪教法建议,说特区政府会以「香港的方式」来处理这问题。


到了2002年9月,在北京全力支持下,董建华在其第二任特首任期内,尝试就煽动叛乱和颠覆国家罪行立法,此举是为落实《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该条文授权特区政府「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并禁止香港政治组织与外国政治组织建立联繫。香港特区政府和1980年代末殖民地政府的做法一样,发表公众谘询文件,列出所建议的法例的主要条文,其中一条授权政府可取缔任何在中国大陆被禁制的组织(如法轮功)。立法的消息引发大型公众示威,既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后来特区政府在2003年初宣布,立法会将在7月表决议案。


同时,在2003年3月,香港受到简称沙士(SARS)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侵袭。港府饱受批评,被指没有及时承认爆发疫症,又淡化有关感染源头是中国大陆的报告,但即使面对这样的指摘,港府还是决定继续推动备受争议的国家安全条例立法程序。在市民对政府信心下跌的情况下,此时推动立法时机不可谓不差。在7月1日香港回归中国六周年的日子,发生了这个年轻特区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民众游行,有超过五十万人参与。更令政府难堪的是,新任总理温家宝当时身在香港参加回归庆典,并见证中国和香港之间签署新的自由贸易协议。


董建华同意删除容许特区政府取缔内地非法组织的条文,但坚持国家安全条例其他内容维持不变。反对条例的人要求他下台,董建华同意延后表决。他前往北京与温家宝、新任国家主席兼中共党总书记胡锦涛、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会面后,在8月宣布政府会就国家安全条例立法事宜再次谘询公众。不过,在受到反对立法的人甚至他自己的支持者施加庞大压力后,董建华最终在9月初撤回条例草案。国家安全条例争议余波蕩漾,影响到2003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虽然中国大陆和本地亲中媒体指摘民主派不爱国,但许多民主派候选人赢得议席,而与国安条例有关的候选人都铩羽而归。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官网开户|分享最有效信息|生活百科常识|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网网站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官网)55现金